宽带网络“掉链子” 澳大利亚农民电商着急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7-12-26 07:12

澳大利亚农民有些烦:他们期待走上数字化农业道路,国家宽带网络却常常“掉链子”。

路透社22日报道,澳大利亚国家宽带网络(NBN)造价约500亿澳元(约合2539亿元人民币)。由于政府削减开支、技术降级并减少网络地理覆盖面,农民的用户体验是又慢又贵而且“不靠谱”。

首都堪培拉外的古达溪农场8月断网,导致电商艾薇·刘(音译)生意受影响,无法寄送发货单的状况持续了两周多。她家的香菇颇有市场,每周2000多公斤产品销往澳大利亚各大城市及亚洲各地。

澳大利亚政府承认,农民普遍遭遇网络技术故障。

国家宽带网络本应是澳大利亚农业数字化转型的催化剂。但全国农民联合会农村事务官马克·哈维-萨顿说,对许多农户而言,它“没有提供这种可能性”。

相比过去的ADSL数据传输方式,国家宽带网络数据传输理应更快,但运营商今年初说,大多数用户的网速几乎与从前一样。

许多农民用户抱怨带宽不够。塔斯马尼亚州博斯韦尔镇农民威尔·比格内尔利用土壤湿度探针、网络摄像头等设备,远程监控农作物灌溉。他说:“运行多个网络摄像头并切换数据时,要是有人还在家想看网剧,就没有足够带宽干别的事情了。”

澳大利亚农场还面临人力短缺。尽管现在由可从事熟果采摘等作业的新型机器人,但在农民看来,没有可靠的互联网支撑,全都白搭。

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地广人稀的国家之一。农场高度依赖背包客等流动性劳动力。政府数据显示,去年游客愿意务农3个月的人数同比减少10%,为6年来新低,主要原因是税收提高、工作条件艰苦。

农民认为,背包客不愿在农场“打短工”,主要因素是连不上无线网。

安德鲁·塞维尔在昆士兰州迪兰班代镇畜牧、种地。他自建高达53米的网络信号塔,以能上网作为招工“筹码”。应征者“如今往往先问能不能上网,再问报酬”,塞维尔说,网络“就这么重要”。(陈丹)【新华社微特稿】

上一篇:小米移动物联网发卡量破千万:虚拟运营商第一 下一篇:莒县两家电商企业获山东省2017年度省级电商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