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七年回顾,何为终极奥义? : 经理人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7-12-23 03:01

移动互联网七年回顾,何为终极奥义? Sutton  9小时前

移动互联网七年回顾,何为终极奥义?

时间退回到2011年,那时候移动互联网的各种应用开始普及,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习惯慢慢养成。从2011年到2017年,移动互联网实实在在地影响了用户已经7年。7年间,每年都有新的热点,让飞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行业不断向前,带动社会往更高效、更便捷处发展。

2011年被称为团购元年,互联网创业者们都在快而无畏的奔跑;2012年是垂直电商热,行业走向细分;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元年,人们金融服务需求爆发;2014年是O2O元年,线上线下走向融合;2015年是共享经济元年,人们存量资产有了新的用处;2016年人工智能大热,产业都在升级;2017年可以称之为严选模式元年,一大批精品电商兴起。

这些现象背后,正如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传递出的宿命感,那一年,很多细枝末节的举动,都搅动了日后的互联网江湖波澜。从移动互联网这七年的浪潮和成长,我们或许能对社会经济发展未来的奥义有所窥视。

一、团购元年:话不多说,看到金子就抢

很快,一个连思考都急功近利的时代,哪哪儿都是团购的广告,这是2011年互联网带给人们的故事。

在互联网草莽兴起的年代,暴露出的第一个致命缺陷便是低门槛的无序化竞争。中国的团购市场初期,做团购网站的门槛并不高,只要拿下一些特价商品、谈下一些商户,一个大学生通过下载一个团购网站模板就能建一个团购网站。

在这种低门槛下,团购网站要抢占份额,就不得不大力补贴线下商户,烧钱打广告铺开市场名气,于是在这一年里我们又看到“团购就上XX网!”的雷同口号遍布于城市的每个角落。但别忘了这是个急功近利的时代啊,在没有找到可以量产的商业逻辑之前,大家一窝蜂地“大干快上”的时候,每一个风口,又都成了泡沫。于是商家工作人员和项目经理分食补贴的事屡见不鲜,商业纠纷接踵而至。

在“低门槛、高投入、轻内功、难监管”等顽疾影响下,大批团购网站成为了昙花一现,从“千团大战”到“批量消失”,仅仅经过了6至8个月的时间。团购行业在2011年下半年迅速进入资本寒冬,媒体也掉转镜头,开始大量关注团购网站诚信困局及”僵尸团购站”的问题,团购洗牌期开始来临,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团购速死,只是每一个被资本以快为名吹捧出来的“风口”,都无法摆脱“一将成名万骨朽”的规律。许多平台死了,留下来的开始进行差异化竞争,走细分市场,团购行业也从原有的单一独立团购网站增加至电商网站内的团购频道甚至复合型团购交易平台等多业态共存。

二、垂直电商大热元年:抢的方法不对,有些还是假金子

2012年互联网布的,是一个垂直细分电商之局,但是生死局。京东淘宝形成了两个流量黑洞,正势不可挡地抢夺电商的线上红利,而线下零售商苏宁国美也仿如大梦初醒般发力线上,彼时意识到更垂直的行业服务能提升用户体验的垂直电商创业者,许多都爆出了“电子商务坑爹”的绝望之辞,耀点100倒闭了、佳品网明确大裁员信息,名品打折网取消任何商品的售卖,就连当当网、凡客诚品、乐蜂网、优购网等知名垂直电商也无奈寻求与平台电商合作。

一边B2C网购市场出现一次次令人吃惊的交易量大爆发,另一边多数电子商务企业却在不断烧钱中盈利甚微,这种矛盾现象其实也足够解释缘何做垂直电商会如此艰难——整个市场大环境下,用户个性化需求还没有释放出来,普通标准品已经足够满足大众用户的需求,况且在这一年,苏宁易购、京东商城、亚马逊、天猫等大平台电商的“价格竞争”激战正酣,垂直电商根本无力抵挡这种海啸般的攻城掠地,最后想象中的小而美,反倒成为了大平台快速膨胀背后的牺牲品。

不过从本质上来说,互联网充满了不确定性,最终无论是‘大而全’还是‘小而美’,电商能否成功,还是取决于消费者是否认可,商业模式是否健康,是否可持续。像2017年格局已然不同,网易严选以品质商品平价的优势抓住消费者眼球,成长为电商领域的第三种模式,并带动2017年成为严选模式的一年。当然,这又是后话了,2012年淘宝京东等以价格战的方式夺得一方天下,但同时也引发了电商体系中假货伪劣产品横生的乱象。

三、互联网金融元年:混乱的年代,管理金子非常迫切
上一篇:网络售假泛滥 PEACEBIRD太平鸟持续开展打假行动 下一篇:2018年1月13日常州將辦移動互聯網大會已辦三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