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通信行业并未到瓶颈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7-12-20 03:24

  金融界网站讯 12月17日,在召开的第十九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向与会人员回顾了当年在农村建立移动通信网络和推动4G建设的经过,并鼓励台下的北大学子称,或许5G时代的乔布斯就会在他们当中产生。

1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

  非常高兴再次来到北大。

  1987年,中国内地第一个移动电话系统在广州开通。30年过去了,手机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必需,移动网络变得像空气一样重要。

  我很幸运,不仅与大家一起见证了这段历史,而且直接参与其中。这个过程中留下了许多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想讲述两件事情来回顾这难忘的岁月。

  第一件事,在农村建立移动通信网络。

  2005年,当中国移动决定要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建设移动通信网络的时候,听到的是一片反对的声音。这个声音主要来自国际投资银行。投行的分析师们认为,农村地域辽阔,建设农村网络成本很大,但农民的购买力低,在农村建设移动通信网络会损坏投资者的利益。大家知道,中国移动是一个在香港和纽约上市的公司,上市扩展了公司的融资渠道,筹集了建设资金。我们在上市的过程中,始终得到了这些投资银行的指导和帮助。我们非常尊重投行,一直把投行的意见奉若神明。

  但是,这一次,我们没有按投行的意见去做,因为当时我们已经明确意识到,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每一个人都需要手机。因此,我们有责任让移动通信网络覆盖城乡的每一个角落。即便在偏僻乡村建设网络难以取得经济回报,我们也有责任要做。

  我们的员工克服了各种困难,用了不长的时间就将移动通信的网络覆盖到每一个村庄。当我来到一个偏僻的山村,第一次看到农民在田野里用手机打电话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曾在农村插队,我知道许多农民以前连电话机都不曾看见过。

  我们的网络覆盖了高山和海岛,包括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也包括南海的岛礁。在南海施工的难度巨大,从三亚出发到施工现场,需要坐三天的船才能到达。施工人员克服千难万险,让中国移动的信号覆盖了祖国的每一寸领土。2014年,菲律宾组织一批记者去仁爱礁,记者们的手机上显示的是“Welcome to China”。看到了这个报道,我心里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爽!”

  农村网络开通以后,深受农民的欢迎。农村业务成为中国移动业务增长的重要驱动力。由于规模优势和人口红利,中国移动收入和利润都大幅度增长,上市公司的市值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点。投行人士当初的顾虑完全消失了。

  这件事给我两点启发。第一,前瞻性是企业战略决策的最重要的因素,正如《史记·货殖列传》所说“旱则资舟,水则资车,物之理也”。第二,企业的自信心来源于专注和对行业的深刻理解。企业决策之前,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但是必须保持自信心。

  第二件事,推动4G建设。

  今天我们大家用的都是4G手机,尽情享受移动互联网的各种应用。

  2009年,当中国移动提出要大力推动TD-LTE 4G网络建设的时候,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这是因为,2009年我们才刚刚拿到3G牌照,中国移动拿到的是TD-SCDMA牌照。TD-SCDMA是由中国主导的3G技术,与欧洲的WCDMA和美国的CDMA 2000相比,产品还不够成熟,技术性能也比较弱。中国移动责无旁贷地挑起了这副重担,通过大规模建设TD-SDMA商用网络,加快技术和产品的成熟。

  在此同时,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使用,手机上网开始流行,数据流量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消费者普遍抱怨上网速度太慢。很明显,3G网络已经无法适应这种需要了。

  为此,中国移动决定大力推动TD-LTE 4G网络的研发和试验。

  LTE的原意是Long Term Evolution(长期演进),此时就推LTE,可以想象,出现了反对的声音。

  反对的意见有两条。第一,与2G相比,3G的功能已经不错了。第二,3G网络刚建,投资还没有回收,不要急于搞4G。更有人说,你们是不想好好干3G,所以才提出要搞4G。这种说法给我们的压力特别大。

  我们坚定地认为,信息通信技术飞速发展,我们不能一直跟在别人的后头。欧美国家2000年就发放了3G牌照,此时正在准备进入4G。我们2009年才拿到3G牌照,在3G阶段已经落在别人后面了,如果我们按部就班,到了4G阶段,我们还是落在别人后面。事实上,越先进的技术效率越高,成本越低,所以,起步越早越主动。

上一篇:中兴(zte)天机7智能机(移动 华尔金 4GB+64GB) 京东2088元 下一篇:万达电商飞凡高管回应裁员:裁去70%员工不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