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金融进阶史:一场由移动支付引发的蝴蝶效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7-12-20 00:07

  在证明了移动支付的下沉可以带来整个金融服务与消费杠杆的下沉之后,巨头们正试图在其他领域复制自己的成功,比如为小微企业打造一个移动支付+理财+贷款+保险+数据分析的生态闭环。

  ——馨金融

  刚做记者的头几年,跑银行口的我一年有一小半时间都在外地采访、调研,那时候银行业最重要的关键词是——小微金融。这不仅是潜在已久的市场需求,也是政策引导的重要方向。

  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摸索、实践,2010年前后的小微金融相比以前有了不小的进步,来自国外的微贷技术得以大范围普及,简单来说就是:银行通过建立标准化的流程,在有效控制风险和成本的情况下得以介入一些过去无法服务的客群。

  那几年,从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金融机构,到股份行、国有大行都在大力推进“两小”(中小企业、小微企业)业务,包括包商银行、民生银行等一大批商业银行新生力量的崛起都与“两小”业务的爆发不无关系.(注:本文的小微金融主要指后者,甚至规模更小的个体工商户等。)

  如果说以德国IPC微贷技术的引进为标志的第一个十年(2005-2015)是小微金融进阶的1.0阶段,那么,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和新技术的应用,从2015年开始,小微金融进入到了2.0阶段。

  即以移动支付(收付款)为切口打破小微企业数据采集的难题,利用对大数据的分析解决小微企业贷款的风控和成本问题,最后再以此打通小微企业的理财、保险等综合业务。

  1

  记得2012年,我去走访三门峡银行(现已并入中原银行),当时这家银行因为在小微金融上的成绩而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赞许。卖早餐的夫妻店、小区门口的杂货铺、小镇中心开了多年的粮油店.....这些都是他们的目标客户。

  当时一个被视为先进样本的小微贷款产品的业务流程大概是这样的:经过严格培训的年轻信贷员通过“扫街”获取目标客户——通过交流获取商户的经营状况、口碑信誉等“软信息”而非财务数据——通过标准化的审贷流程来判断是否放款。

  如果仅仅看到这些信息,大家可能会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甚至会认为这种方式太传统、太落后。但要知道,作为一个世界级的难题,小微企业一度因为缺少财务数据、风控难度太大、业务成本过高而难以进入正统的金融服务体系之内。

  而当时包括三门峡银行在内的不少城商行、农商行都试图通过这种“先进”的微贷技术突破小微金融的难题。

  这种微贷技术的鼻祖是德国IPC ,早在2005年,它便被引入到中国,该技术由德国国际项目咨询公司研发而成。通过国家开发银行微小企业贷款项目,德国IPC成功和国内12家银行合作,开启了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序幕。

  在随后的十几年时间里,国内有数百家商业银行的小微金融业务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德系微贷技术的影响。

  所谓的德国IPC技术的信贷流程包括:市场营销、贷款申请、信贷分析、信贷审批、贷款发放、贷款回收等,通过标准化的人员培训+风控流程来提升小微贷款业务的效率并有效地控制成本和风险。

  但是谈及IPC技术的核心,事实上只用一个字就能概括,那就是“人”。说白了,这种风控流程的建立过程,事实上就是对信贷员的培养过程。

  审批通过与否,则主要依靠信贷员实地考察以及交叉验证来决定。通过责任追究制度,信贷员对一笔贷款的全过程负责,其收入也直接跟业绩挂钩,以此来达到兼顾资产规模与质量的目的。

  以IPC为代表的微贷技术被引入过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在国内更是催生了一批商业银行新生力量的崛起。

  以包商银行为例,其2009年年报显示,其中型、小型客户的贷款金额在整体中占比超过75%,尤其是小型客户的贷款金额占比从2009年的43.25%攀升至2010年的49.51%。

  然而,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其弊端也逐渐凸显。

  比如,小微金融服务的单笔借款金额本来就很小,因此单笔地利润规模有限对于银行来说,这部分业务始终是投入大、产出小,并没有真正走通自己的商业路径。

摘自我于2012年3月的一篇报道

摘自我于2012年3月的一篇报道

  再比如,这种高度依赖人的业务模式使得小微贷款业务变得越来越重信贷员必须频繁地接触已有客户才能保证资产规模与质量的稳定,但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当人员规模与素质受限,业务扩张也就触摸到了边界。当时培养一个合格的信贷员并非易事,淘汰率超过50%。

  由于无法有效解决数据、人力、成本、风控等核心问题,所以,一度备受推崇微贷技术在国内发展了近十年后慢慢归于沉寂。

  2

上一篇:一图一数建立用户标签库结合AI实现移动精准营销 下一篇:唯品会变阵电商现双寡头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