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贴没了 盐津铺子靠啥保收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8-01-09 03:47

  近日,盐津铺子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江西盐津铺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盐津”)于2017年12月27日,收到修水县工业园管委会政府补助资金约877.05万元。

  2017年10月25日,盐津铺子发布2017年三季报,预计2017年归母净利润下跌幅度为12.44%至24.16%。

  在净利润下滑预期下,金额达盐津铺子2016年净利润的10.24%的政府补助可谓一场“及时雨”。

  但《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发现,盐津铺子的部分政府补助或难以持续,未来业绩将面临较大的下滑风险。盐津铺子将如何应对利润方面的多重不确定性?

  政府补贴难持久

  盐津铺子业绩的下跌风险首先来自于政府补助的非持续性。

  2017年12月25日的公告显示,盐津铺子自2017年1月1日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收到20笔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合计约为2580.09万元,相当于公司2016年净利润的30.12%。

  加上前文提及的877.05万元,盐津铺子2017年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至少达3457.14万元。

  除掉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外,盐津铺子还存在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例如2016年,盐津铺子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期初额约为1867.84万元,本期新增补助313.45万元,本期计入营业外收入约为156.7万元,期末余额约为2024.59万元。

  另外,盐津铺子2016年年报显示,2014年至2016年计入非经常性损益的政府补助,在减去所得税影响前分别约为1033.85万元、2330.3万元、2529.75万元。而盐津铺子当期的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4834.89万元、6544.39万元、8565.65万元。

  政府补助对盐津铺子的利润而言并非小数目。

  经初步统计,盐津铺子2017年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中,修水县范围内的政府补助约为2751.98万元(其中修水县工业园管委会发放了约为2700.68万元),占总补助3457.14万元的79.6%。

  修水县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陈宜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修水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为发展经济,引入了盐津铺子等企业。根据修水县委县政府对龙头企业的奖励政策,盐津铺子可获得四年补贴(市场推广和产品研发等方面补贴),即从盐津铺子落户的2015年补贴到2018年底。”

  陈宜佳对记者表示,除了上述补贴,企业生产建设过程中,盐津铺子员工住宿问题,县政府在公租房和廉租房方面也给予了扶持政策。

  那么在2018年后,盐津铺子还能享受政府补贴吗?

  陈宜佳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我所了解的情况是2018年以后可能不再补贴了。”

  投入产出比尴尬

  依赖政府补贴的同时,盐津铺子自身业绩和利润处于下滑趋势。

  2017年2月8日,盐津铺子登陆深交所,盐津铺子上市后的首份中报显示,营收3.67亿元,同比增长11.52%,净利润却同比下滑11.16%至4684.81万元,这意味着盐津铺子刚上市半年左右业绩就滑坡。

  盐津铺子董秘胡祥主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市场费用投入加大、原料成本上升及公司上市后管理层面的改革等。”

  “2016年后,包装材料涨价,连锁反应到下游的食品企业。而盐津铺子的产品绝对数量在市场上并不占主导优势,缺乏与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在路胜贞看来,2017年全国榨糖厂多数停产,白糖(盐津铺子食品主要原料之一)供应紧张,助推了白糖价格的上涨。包材、原料供应商提价后,盐津铺子的成本迅速上升,削弱了盐津铺子的盈利能力。

  盐津铺子2017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盐津铺子营业成本1.9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6.62%,销售费用1.0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4.35%,管理费用2905.85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8.72%,财务费用117.16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91.4%。

  对此,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盐津铺子2017年在华中、华西、华北地区的商超渠道进行拓展,投入了大量营销费用,但去年盐津铺子的竞品增多且表现强势,同时盐津铺子自身还没有形成有影响力的新单品,这些因素都制约了公司产品对新兴市场的吸引力,最终导致投入大产出校

  据记者了解,2017年盐津铺子竞品增多,其主力产品豆制品等虽然市场份额占比较大,但目前在商超渠道的发展受到四川同类品牌的挤压。其他如面包、薯片、饼干等主力产品受到乐事、可比克、上好佳等广告型品牌的围堵。此外,新增的小香肠、牛肉干、牛板筋等品类虽然有一定增长,但增速多停留在财务技术层面。

  战略定位专家徐雄俊则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电商布局上的落后也是盐津铺子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2014年起,盐津铺子开始借助天猫、京东、一号店等电商平台进行销售,通过全资子公司盐津电子商务管理,利用网络平台进行销售。但去年“双十一”,盐津铺子线上电商的销售额仍未突破1000万,相比之下,三只松鼠去年“双十一”的线上销售额达到5.22亿元。

  尽管电商仍是短板,盐津铺子却未透露出想要大力发展电商的意愿。

  “盐津铺子的销售模式主要为商超系的直营模式、经销商系的分销模式和少量的自营以及电商模式。目前盐津铺子55%的营收来自商超自营,电商只是辅助补充。”胡祥主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未来会协调发展电商的规模和效益,不会走烧钱扩规模的路子。

  不过,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电商是休闲食品的一个核心渠道,如果不把电商这块短板补齐,盐津铺子很难改变利润下滑的现状。

  路胜贞则认为:“精耕品牌也是盐津铺子改善现状的重要出路。盐津铺子的产品基本齐全,涵盖了凉果蜜饯、豆制品、肉制品、坚果炒货、休闲素食等品类,但是目前主力产品单薄,盈利基础主要依赖2015年前后爆发的休闲食品红利。如今休闲食品进入了良莠不齐的抢位时代,渠道、产品进入无缝隙竞争阶段,这个时期,谁的品牌性格鲜明,谁将占领市常”

上一篇:“唾液测天赋”被叫停 公司注册地竟为汤锅店 下一篇:全国20强房企悉数进军武汉 高品质楼盘选择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