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新时代报告(大地·年终特别奉献)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7-12-31 02:13

  2017年就要过去。回首之际,那些动人的故事,那些精彩的讲述,那些真诚的文字,仿佛又回到眼前,让人感动、难忘。

  一页页日历,翻过去的是日子,留下的是一片片文字的田野,丰饶、茂盛。

  描写新时代,记录新生活。岁末,我们邀请黄传会、李青松、李春雷、徐锦庚等几位报告文学作家讲述他们在2017年里的写作与思考。

  ——编 者

  

  我始终注视着辽宁舰

  黄传会

  报告文学《辽宁舰,五岁了》

  2017年10月9日刊发于人民日报大地副刊

  从来没有一艘战舰,能像辽宁舰这样受到关注,无所不在的互联网似乎总是分出一队无形触角围绕在辽宁舰的舰岛上,以致它的一个微笑、一次泊位移动、一次海上演练,都会立即衍生出一个公众话题……

  航母,弹拨着国人的心弦。中华民族对于航母的期盼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作为一名海军作家,我的目光始终关注着辽宁舰。

  那天,从北京展览馆“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展厅走出,我的心绪一直难以平静。五年在历史长河中无非是短暂一瞬,但这五年,对于中国,对于中国人民,却是不忘初心、风雨兼程、砥砺奋进的五年。

  五年!五年了!!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标题:辽宁舰,五岁了。

  2012年9月25日,中国海军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横空出世,正式入列,至今不正好也是五年吗?写写五岁的辽宁舰,我有些迫不及待。

  我的耳旁似乎传来首任舰长张铮的话音:“我指挥过的最大的战舰是六千吨,辽宁舰近六万吨,大了整十倍。它所带来的训练、作战、管理、安全等课目,都是崭新的,都是质的变化,要彻底改变思维惯势,一切从头开始。”

  我的眼前又浮现出辽宁舰舰载机飞行员牺牲前那悲壮的一幕:在战机突发“电传故障”时,张超首先做的不是跳伞逃生,而是竭尽全力将操纵杆推到底,试图把上仰的机头强压下去,挽救造价数亿元的战机。正是这个选择,使他痛失跳伞自救的最佳时机,倒在距离梦想咫尺之遥的路上——再飞七个架次,他将实现“上舰”的梦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舰载机飞行员。

  一个个航母官兵向我走来,一个个我熟悉的故事在笔下流淌。辽宁舰不平凡的五年,正是五年来人民海军跨越式发展的一个缩影。

  为什么当我从展厅走出时,脑海中会突然冒出《辽宁舰,五岁了》这个标题?是因为我们国家五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取得的伟大成就激励着我,于是才有了那种一瞬间的灵感。

  创作这篇报告文学,让我又想到那个看似老生常谈,实则极其重要的话题,即如何深入进而把握新时代的新生活。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中国社会在大踏步地前进,人民群众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作家一直在追赶着时代前进的步伐,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文学已经落后于生活,已经欠了生活的“账”。文学作品无论是深度、广度,还是丰富度,已经难以与时代相匹配。

  作为一名报告文学作家,面对波澜壮阔的新时代,我唯一的选择依然是迈开双脚,走进生活。

  不久前,我又下了一次部队,在即将再一次赴亚丁湾护航的导弹护卫舰潍坊舰上住了几天。2015年初,也门局势突变,战火蔓延,六百多名中国公民受困。3月26日,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第十九批护航编队临沂舰、潍坊舰和微山湖舰紧急驰援,十天内转战三国四港一岛,五次赴也门安全撤离中外公民八百九十七人。

  在狭小的舱室里,每天清晨六点,广播里便传来“起床,起床”的声音,我一个激灵,立即起床穿衣,随舰员到码头出操。然后,开始一天的水兵生活。

  当你将自己也变成一名普通舰员的时候,不需要刻意采访,官兵们不经意间的言行都可能成为日后创作的灵感和素材。

  唐启新,舰上的士官长,一位有着二十一年军龄的老水兵,被舰员们称为舰上的“兵头”“管家婆”。唐启新曾经在一艘老式驱逐舰上当过十六年的雷达兵。他说,那时候一年出海千把小时已经算多的。而2015年,他随潍坊舰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半年的航程,超过了前十六年的总航程。一趟亚丁湾之行,超过过去十六年,这难道仅仅是一种量的变化吗?不,这是一种质的飞跃。我曾经苦苦寻找海军走向深蓝的例证,眼前的这位士官长不就是最好的见证人吗?

  我想起潍坊舰老舰长张在歌说的一件事。几年前,他在烟台舰任见习舰长,有一次,护航编队在吉布提港补给,接到了同在码头停泊的法国“卡萨尔”号驱逐舰舰长的邀请,他紧张得一夜都睡不着觉,第一次与外军舰长打交道,不知道人家会提些什么问题。而近四五年,他多次率舰艇出访,跨越过大洋许多海峡、水道,参加过多次与外军举行的联合军演。他说,作为人民海军的一名舰长,这些年,经历的风浪多了,视野开阔了,更自信了。我说:视野和自信,也是战斗力!

  我始终注视着辽宁舰,始终注视着强军征程中正在变革的人民海军!

  

  追寻塞罕坝的意义

  李青松

  报告文学《塞罕坝时间》

  2017年8月11日刊发于人民日报大地副刊

上一篇:绿色开采:“井上餐巾纸,井下白手套” 下一篇:李保芳:茅台辉煌是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