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母婴电商已经没有机会了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7-12-27 04:03

导读 : 你能不能活下来?这是一场所谓的陪练,还是成功的越狱?

i黑马崔婧 2月4日报道

当下的母婴电商市场,正在上演这样一幕:

蜜芽、贝贝网、宝宝树三家创业公司斗得不可开交之时,门外的新晋选手考拉海购突然挥舞着大棒冲杀进来,而电商巨头阿里、京东正在磨刀霍霍,聚美、唯品会早已虎视眈眈……

闯进来的这些人不但是大财主,还玩惯了砸钱的游戏。

这是一个早已写好的关于生存和竞争的脚本。你知道,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经过各种争斗、结盟和暗度陈仓,最终只有最强的那一两个可以存活。

你能不能活下来?这是一场所谓的陪练,还是成功的越狱?

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大致的预测:蜜芽、贝贝网、宝宝树会是垂直类的冒头者,大份额还是在电商巨头阿里和京东手里,这是一个已经血海的市场,总之,2016年,母婴电商的机会很难看见了。

新兵和老炮

过去一年,有这么三位冒出来的创业者,找到了母婴的新风口。

刘楠,31岁,蜜芽创始人。出身于美国陶氏化学,2010年怀孕后做了全职主妇,一年后,开了家淘宝店“蜜芽宝贝”,也即蜜芽的前身。

张良伦,29岁,贝贝网创始人。有过一次创业经历,做了返利网站米折网,通过收取返利商家的销售佣金提成获利,佣金一部分返给用户,一部分留给自己。

王怀南,51岁,宝宝树创始人。出身于谷歌,Google的中文名字“谷歌”就是他起的,也在麦肯锡、宝洁、雅虎任过管理人员。

他们中,最先入场的是王怀南。

2007年,他与易趣网创始人之一邵亦波在北京建外大街,一套40平方米的民居里创建了一个母婴社区网站—宝宝树。

起初,宝宝树有三个定位:第一、记录孩子的成长;第二、解决年轻父母育儿知识上的迫切需求;第三、与亲友一同分享。

而商业模式与国内几大门户类似,依靠网站广告投放收入为生,直到今天此项收入仍约占到宝宝树总收入的80%-90%。

广告之外,王怀南曾多次探索商业模式:做过智能手表,还想过给到医院去做产检的爸妈们提供打车。然而,他也坦言这些最后都没有做出格局。

某种程度上,宝宝树外延式发展最好的出口是电商,王怀南尝试过客户流量导入,一度与赶集网、红孩子的电商平台合作,亦尝试过海外直购和基本BabyBox特权商城等形式,也推过APP私人定制式的俱乐部电商。

2014年7月,思考了一个月后,王怀南决定做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的电商平台美囤妈妈。

不过,在独立的垂直电商领域,王怀南是新手。在之前的几个月里,母婴电商已经纷纷出现:蜜芽、贝贝网、亲亲宝贝……

2014年3月,蜜芽以限时特卖模式正式上线。如上文所述,蜜芽的前身是一家四皇冠淘宝店,主要卖纸尿裤和奶粉,2011年由刘楠在北京创立,当时还有点“玩票”的性质。

彼时,刘楠发现了这样一个群体:对价钱不那么在乎却也保持敏感,视野国际化,在不需要导购的情况下,已能在谷歌和亚马逊上寻找信息。

“在信息已经国际化的情况下,我们顺风顺水地做了一件事,就是把贸易流匹配起来,方便大家在国内购买国外的产品。”刘楠对i黑马说。

当首月成交额超出预想的1.5倍时,刘楠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事情的想象空间比自己能想到的还要大很多。

而4个月后,蜜芽便获得红杉领投的2000万美元融资。刘楠告诉i黑马,这一刻,她意识到,这不再是一群妈妈凭兴趣爱好做的事,而是真正的电商生意。

只差了20多天,2014年4月,贝贝网正式上线,张良伦也挤入母婴电商首批创业者中。和刘楠做跨境母婴不同,贝贝网是一个以销售国内品牌为主的母婴特卖平台,切入的是童装和童鞋这些非标品。

完全不同经历的三个人,在母婴电商这个风口聚到了一起,并且小有成就。张良伦说,大家都会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小成功靠的就是把优势发挥到极致,所以过去的成功能说明他的基因和优势在哪儿。

张良伦是阿里产品经理出身,贝贝网在平台和电商快速规模化上表现不错;刘楠有淘宝店卖货的经验,一开始就做了自己的供应链,蜜芽在跨境供应链上有先行优势;王怀南在过去9年都做社区和工具,如何和用户沟通,建立用户的情感和品牌的口碑是他的强项,他讲故事的能力很强,很容易把情怀讲出来。

只是,同一个风口永远是拥挤的,战争你几乎都可以看得见。“竞争会让我们更强大,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欣赏他们。”张良伦说。

纸尿裤引发的大战

2015年的春天,有人欢喜有人愁。

张良伦是发愁的那一位。他回忆,就像赛马一样,2014年到2015年春天之前,贝贝网交易额都是跑在第一位,但是3月开始,领跑位置被迅速超越了。

上一篇:打通线上线下 中国食材电商节升级餐饮食材B2B展 下一篇:电商晚报:12306微信小程序上线 从此不担心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