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厨房:在线订餐一年用户近3亿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8-02-09 17:13

  1月31日上午10点,渝中区石油路时代天街的一个露天广场,停着很多摩托车,经常路过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大坪区域外卖小哥们的聚集点,他们每天从这里出发,以时代天街为原点,服务周围三公里内的外卖人群。

 

  美团点评研究院《2017外卖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在线外卖市场2017年市场规模约为2046亿元,较上一年增长23%,在线订餐用户规模接近3亿人。“外卖解决单身族、加班族用餐问题”、“外卖解决暑期托幼、居家养老难题”、“外卖改变居家理念”等衍生于外卖业务的社会现象,也由此折射出外卖对百姓日常生活的重要影响。

 

  现在讲餐饮,就是讲堂食,再过十年,讲餐饮就是讲外卖。

 

  一个外卖小哥的日常

 

  上午10点过,高顺用手机点开美团外卖系统,开始一天的接单。很快,系统派送了当天的第一单业务——一盒周黑鸭卤鸭舌,地址是袁家岗中新城上城。1994年出生的高顺,半年前加入美团外卖队伍,成为一名“自由骑手”。

 

  在去取卤鸭舌的途中,高顺的手机连着响了两次,系统又派送了两单——三杯奶茶和六杯咖啡饮料,地点都在重医的医生办公室和护士站。“平均派送一单系统给我们的时间大概是35分钟,三单都在一个区域,现在过去时间很充裕。”对于高顺来说,这三单只是今天的“热身活动”,上午茶和下午茶都是派送小吃、水果和饮料居多。可是到了中午或晚上吃饭高峰期,就可能出现“爆单”的情况,七八单外卖业务一起来是常有的事。

 

  取完这三单餐,高顺的左右手都提着外卖袋。

 

  “这么多,一个人拿起费劲吗?”

 

  “这些还好,我前几天接了一个200元以上的大额订单,一家人点的餐,外卖的粥,盒子特别多。现在一家人点餐的也慢慢多起来了。”

 

  “你每天要送多少单外卖?”

 

  “至少40单吧。”

 

  高顺说,他入行不算久,“跑单”不是最优秀的,目前为止最多的一个月拿了6500元。他一边说,一边把准备外送的餐整理后放进摩托车后的餐箱里。餐箱里有很多他自己准备的小玩意——空瓶子、小气垫,“这些随时能用得着,可以让餐箱保持平衡,不会晃来晃去。”

 

  因为双手提的外卖太多,他把部分东西放在了旁边大哥的摩托车后排上,“绝对不能放在地上,就算没人看见,我也过不了自己这关。”从事这行之前,大专毕业的高顺在上海一家食品厂当工人,他对自己,对食品有着“天然”的严格。

 

  最初,高顺只是单纯认为送外卖这个职业相对自由,不过现在他真正有些感到,人们的吃饭和消费方式确实在改变,外卖似乎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属。

 

  有一天,高顺接了一单外卖送到党校家属院,“开门后竟然是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年人,我后来确认就是这位老人用手机下单点的外卖,我当时太吃惊了!”

 

  还有一个雨夜的凌晨两点,他接到派单,一位男顾客在一家便利店点了外卖——面包、果粒橙和巧克力,冒雨送去之后,顾客在美团上打赏了他2.2元。

 

  高顺不知道,明天还有什么小惊喜在等着他。

 

  2017年在线订餐用户近3亿

 

  “微信改变了人们的沟通方式,滴滴改变了人们的乘车方式,美团改变了我们的吃饭方式。”人们吃饭方式的改变,已经不分年龄和地域。

 

  美团点评研究院《2017外卖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外卖市场规模预计可达2046亿元,增长率为23%,在线订餐用户规模接近3亿人。商家都嗅到了这块巨大的蛋糕。

 

  陶苏先锋川菜融合餐厅(以下简称陶苏)主管李军,前几天刚跟随公司从深圳学习回来,这次他们学习的主题只有一个——外卖。事实上,早在2016年,陶苏就已经开始推出外卖,这次去学习是为了补齐短板,不断优化外卖品质,他们对外卖市场的重视在很多细节上也可见一斑。九街陶苏店的门口,有一个爱心台,饭点备有面包、炒饭、热饮等,这是特地为外卖骑手准备的;只要在他们店下单的外卖客户,每一单都会进行回访,充分了解外卖用户需求。

 

  李军说,以九街店为例,堂食和外卖的比例为7:3,这个差距还在不断缩短,“外卖市场的消费能力超出想象。”他称,外卖已经不是单纯的快餐消费,品质化越来越受到重视,“在深圳考察时我们获悉,曾经有店一单外卖就达到5000元。”

 

  美团点评研究院发现,外卖品类已由单一餐饮美食品类扩展到全品类,目前品质外卖成为行业主流。

 

  公司不用食堂 家里不要厨房

 

上一篇:新起点 星伙伴|2018“双创之星”大赛战略合作伙伴沟通会圆满结束 下一篇:青岛多部门联合倡议 少放不放烟花爆竹守护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