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网科的敦刻尔克时刻:千人被裁转型AI前途未卜

来源: www.wtianx.com 时间:2018-01-10 07:39

  有人将万达网科的裁员比作一次绝地求生的“敦刻尔克战役”,唯一不同的是,78年前的英法联军唯一没有抛弃的就是人。

中房报记者 周翔宇 北京报道

 

中房报记者 周翔宇 北京报道

  资产出售、高管离职以及负债问题,万达从高调进入第四次转型向全国及海外范围拓展自己的品牌影响力到如今的多事之秋不过两年时间。

  在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万达网科科技集团(以下简称“万达网科”)突然宣布大举裁员,从已有报道版本来看,员工从6000名裁至300名成为大概率事件。如若成行,这意味着网科人员将从最高峰削减95%。

  作为万达集团第四次转型的里程碑,万达网科科技集团的成立在最初被赋予打通实业+互联网的桥梁作用,公司旗下拥有飞凡信息、快钱支付、征信、网络信贷、大数据等公司,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场景应用等技术为实体产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为消费者提供生活圈的全新消费服务。

  有人将万达网科的裁员比作一次绝地反生的“敦刻尔克战役”,唯一不同的是,78年前的英法联军唯一没有抛弃的就是人。

  裁员背后的经营困境

  2016年10月,万达网科从万达金融集团中拆分出来,成为万达四大板块之一,由曲德君任万达网科总裁。

  对于大规模裁员,万达网科总裁曲德君去年12月29日在他其个人朋友圈作出回应,称“万达网科没有倒下,万达对实体商业与新科技相结合的发展目标和决心没变,局部的调整是为了更快更好更健康的发展,不久的将来,大家一定可以看到一个全新的万达网科。”

  然而1月2日,又有万达网科员工在社交媒体上曝出,由于不少员工都拒绝签署主动离职申请,部分员工在元旦期间陆续收到了公司寄来的变动劳动合同的通知。

  在现流出的主动离职书上,写着“因个人原因,我要求从2018年1月1日起解除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书》,终止与公司的劳动关系,并终止全部的劳动待遇……即日起,我的行为与公司无关,不会发表对公司不利的言论等。”

  这种命令式口吻的解约合同难免有逼迫之嫌,虽然在曲德君口中,万达网科的裁员目的是为了“再次起飞”,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被寄予厚望的万达网科此前并没有起飞的先例。而其中以飞凡信息、快钱等为核心的子公司甚至一度陷入经营困境。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作为万达网科体系重要的组成部分,旗下飞凡信息成立于2014年8月,由万达、腾讯、百度3家共同出资成立万达电商公司,实体为上海飞凡电子商务。拥有“腾百万”提供资金支持,飞凡信息彼时还以不菲的薪酬请来了包括曾任芒果CEO的李进岭、曾任谷歌全球副总裁的刘允、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等担任公司高管。

  不过豪华的阵容并没有成为万达董事长王健林期望的“跳板”,在2017年10月,还曾传出飞凡APP营业额目标由2017年年初9亿元目标下调至1亿元的消息,不过万达随后否认了这一消息。

  同样作为万达网科的“大将”,业内知名支付机构快钱成立于2004年。凭借丰富的支付工具与精准的金融信息服务,其迅速成为中国领先的互联网金融平台。2014年底,万达重金高调收购快钱。从此,快钱嫁入“豪门”,在万达品牌与资金支持下快钱强势在线下商场开疆扩土。

  王健林曾在2015年钦点万达商业地产执行总裁兼商管公司总裁曲德君、高级副总裁王贵亚牵头做快钱的具体推广方案。并要求“不仅万达电商用快钱支付,万达广场商家也要用,商管公司要一家一家去谈,动员他们使用快钱”。

  对于它的发展,在万达集团2016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表示:按照发展计划,万达网络科技公司要力争在2018年实现整体盈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而这句话的背景是截至2016年末,万达网络科技公司都没能盈利。

  4任CEO与5年迷茫

  万达网科的前身是万达电商,2012年万达宣布要做电商时希望将金融、互联网与自身的万达广场以及背后千万顾客资源相结合。

  此间5年,从万达电商到万达网科,四任CEO都有着自己的构想,他们想让万达的互联万与金融、客源的结合方式朝着自己预期的模样发展,但可惜的是,万达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空间和时间去实现。

  作为第一任CEO的龚义涛,初去万达时经过大半年的思索、沟通、协调后,万达电商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当时万达电商的发展核心不是做交易,不是购物,而是为万达内部服务,提升万达商业地产的价值,核心是抓取用户和数据。

  2013年12月,万达电商首次以万汇网的身份对外亮相,该网站定位万达广场的O2O智能电子商务平台,不提供实物在线购买服务。

上一篇:佐丹力159系统开发微商平台模式 下一篇:贵州首个跨境电商智能购物体验中心落户贵安新